产品展示
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地毯 >

硬着头皮推车秒速飞艇上坡到前方一排房子那里

日期:2019/05/30 12:30

  今天收到勇军师兄新补出来的骑行记,看到那个贝壳标记,看到黄色箭头,心里忍不住有一点点小激动。勇军师兄写了很多细节,跟这条路的传统有关,跟他遇到的人有关,最喜欢看跟人有关的部分,好动人啊!还说到跟狼的相处,嘿嘿,让我也多角度认识一下。结尾有彩蛋哦!哈哈哈哈。一定要看!

  又到了VIANA村口,开始一个人的旅程,想着只是落后一天的路程,紧赶赶说不定就赶上了,能尽早和大队会合。

  一路下坡比较多,大部分时间溜着车,6公里之后就进了Viana镇之后的一个大镇Logrona,昨天狼和嘉华就是骑到了这里停下歇息。

  单车团的另一个领队,狼口中的总指挥,鹭鹭当时还在国内,正好在大藏寺,听说我腿伤了“明天去护法殿给勇军师兄供个酒,迅速好!”

  一个好消息,瑞士姑娘药店店员还有万里之外来自大藏寺的鹭鹭的祝福环绕着我,左腿似乎好一些,可以正常发力,左膝盖不疼了,似乎自由了。右膝盖还是疼,右腿还是老样子。

  一个有趣的消息,进镇以后发现前胎的气儿有点不足,好在路书上说镇上有修车的地方,随车也有打气筒,心里倒不太急。试着打气,没打进去也没漏多少。虽然车胎还能用,已经知道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,车胎气不足,长途肯定不行。可以剧透一下,车胎,最后不是漏气,而是咣的一声炸成了两截。

  单车前胎气不足,我推着车到了一个教堂门口,那时候不知道这教堂名字,看大门口特别象贝壳,我就叫它贝壳教堂。想着反正也赶不了路,待会儿得先去修车,不如慢慢逛一下,今天能走多远算多远,不设目标不给压力。把单车一放进了贝壳教堂,里面很简单普通,没什么看头。正要走,隐隐约约的听见舒缓的音乐。仔细看,原来是墙上四布的小音响在放音乐。早上被无情的老板娘给赶走,正有些犯困,索性坐下来听着音乐养生。这音乐好像是平常的那些轻音乐,并不是我想象的圣乐。既然在教堂播放,那就是圣乐,我这么一边胡思乱想着,一边闭着眼睛放松下来。等我睁眼一看,和我一起进来的人早不见了,周围的人估计都换了几拨儿。我又绕着教堂里面转了一圈,想找找看能否在我的朝圣护照上盖章,突然发现告解室亮灯了,一位神父坐在里面,估计是等人来告解。我看门开了一个小缝,就上前轻轻地敲敲门,神父坐里面正在看书,有些吃惊,我赶紧晃晃朝圣护照做着盖章的动作。神父做个手势指指对面,放下书,把告解室的灯关上,走出来带着我进了教堂另一侧的办公室。神父给我盖了章,然后抓着我的胳膊,微笑着说了一通话,我一句没听懂,最后拍拍我的脸。西班牙老人真喜欢拍人脸,头天在Viana镇上圣玛丽亚大教堂的老人是这样,后来镇上大教堂的主教也是这样,主教还特别用手摸我的额头,好像要把我前额上的皱纹抚平。我高兴的出来,贝壳教堂给我安宁和休息,又给我盖章,神父好像个慈祥的老人,一切都那么好,虽然这教堂里面特别朴素,可是在我心里它已经是顶级的,有特殊感情了。

  告解室的侧壁上堆满了书,估计没人来的时候神父无聊,只好看书解闷。对了,后来查了,贝壳教堂的名字是IGLESIA DE SAN BARTOLOME,也是个有名的教堂,路书上有提到它。

  神父就在这个办公室里给我盖章,祝福我。去教堂盖章就找神父办公室。办公室的门口都很低调,不留心可能就会错过,不过认真找一定找得到。

  从贝壳教堂出来,想再试着打气,似乎气嘴对不上,不但没打上气,结果是越用力越漏气,从气不足,变成了彻底没气,前胎象个赖皮蛇一样瘫在地上,用手随便一捏就瘪了。

  现在要找地方修车。后来车修好了,我也彻底踏实的留在了Logrona小镇,好好休息,争取右腿膝盖也好起来。当天实际前进的路程只有6公里。

  找地方修车吧,当天就住这小城LOGRONO了。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推着车,一抬头看见大教堂,顾不上进去,想着修好车再来。

  问谁好呢?才能找到修车的地方。正琢磨着,果然Logrona是个旅游大镇,看见旅游中心问询处的标志。这种业务他们拿手,找他们去。我沿着大教堂前面的步行街,顺着标志一路往前走,就走到了旅游中心。在游客中心,问清了工作人员哪里有修单车的地方,工作人员拿出地图,画出单车店的地址,然后也给我指点了怎么走,地图一看,很简单嘛,从游客中心后面出去,直走然后再左转,顺着大街一路往下就到单车店了。

  可是走出去才发现不对,西班牙路上的大转盘和岔路真多呀,我在转盘那儿可耻的转丢了。后来发现是转弯转早了。一路走一路觉得不对,一连问了好几个路人,希望能及时找到正确方向。不是他们不懂我的英文,就是我不懂他们的西班牙文,问的人有大妈有小伙子,也有老先生。我拿出地图来指指点点,指着那个单车店的位置说,我要去那里,我要去那里,修我的单车,修我的单车。热情的路人似乎明白又仿佛糊涂,为我指了半天路,我似懂非懂地告别路人,走走仍然感觉不对。

  终于遇见我的贵人一位大叔。大叔给我指了路,看我走的犹犹豫豫,茫茫懂懂,索性带着我走了几步。我以为他只是带我走一段就行了,没想到他继续示意让我跟着他一起走。这一走,我才意识到我之前错的有点远,大概是走到了隔壁平行的这条街上了。我很兴奋,有找到了组织找到了党的感觉,终于有机会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。一边走一边和大叔聊天。用我的英文表达我的激动,刚才是如何如何走错,我的单车又是如何如何的坏了,越说越高兴,也不管大叔到底听明白没有。大叔似乎也没怎么听明白,但是能感受到我的兴奋。越说越放松,越说越高兴,路边碰到一群孩子们正在跟老师学习园艺,还是种菜什么的,我找不到放车的地方,就把车交给大叔,让大叔帮我扶着,然后过去照相。大叔笑笑的扶着车等我。我跟大叔已经毫不见外了。

  一群可爱的孩子,一路和大叔感慨着,到了单车店对面。大叔指着马路对面,跟我讲,单车店到了,就在那边,有个bicycle 的招牌就是了。我眼拙,怎么都看不见那个单车店,大叔一看我这样糊涂,暗念一声送佛送到西,带着我过了马路,一直送我到单车店门口,指着单车店,指着招牌。我这才算是找到地方了。

  单车店主让我把车推进去,我告诉他前胎气不足,店主直接说那就换胎吧。我赶忙说先帮打打气,看是否没太大问题。专业的压缩机打气就是不一样,很快就把前胎的气打满了。正说观察一下看有没有问题。只听砰的一声爆胎了。这下只好换胎。店主把胎拔下来一看,直接炸成两截,太猛烈了。

  店主背后墙上挂着个著名自行车手的照片,拿过冠军的,店主介绍了一大堆,可惜还是不明白。

  车胎换好了,还在这买了车灯。车胎5元,人工7元,加一起12元。车灯没想到挺贵的,75欧元。

  想想万一需要赶夜路,一个大容量电池户外防水的高亮度车灯很重要,就还是买了。

  请个过路的大妈帮忙把我也照进去,回来才发现大妈照虚了,就这么着吧,心里留个念想就好

  修好车,也决定今天不走了,左腿好多了,右腿还是不得劲。索性再休息一下,说不定右腿也跟着好了,那就万事大吉了。

  估摸着快要走到游客中心的位置,又有些被西班牙大转盘的岔路绕糊涂了。停下来赶紧问人,一位中年女士热情的给我带路,走到一个人行横道的时候,我终于认出路来,过马路左转沿路走100米,右转就是游客中心了。我高兴的告诉女士,后面的路我认识,我会走了。女士再三和我确认,就停下脚步,留在人行横道这边。我满心感动,想和女士合个影留念,可是又不像刚刚和带路大叔单车店主那么放得开,没敢冒昧的提出合影的要求。这么犹豫着过了马路,把单车推了几步往街边的墙上一放,想着回到人行横道那里照个背影留个纪念也好,这应该也不算冒犯肖像权隐私权吧。一瘸一拐的回到路边,正要掏出手机拍照,尴尬的发现女士还站在人行横道马路对面看着我。女士看我傻乎乎的走回头路,一边冲我说着什么,一边打着手势给我指路,中心思想非常明确:游客中心在那边,顺着街往前走右转就到了,你走反了。原来人家怕我还是会走丢,站在原地看着我呢,要确保我走上正确方向才会放心离去。我忙着把手机收起来,打着手势表示我明白路该怎么走,讪讪的转身扶起单车,往前走去不敢再回头了。心里酸酸的,走了一段路还是不甘心,偷偷看了一眼,发现女士已经转身离去,用最快的速度冲回路边,在我的手机上留下了远远的一个模糊背影。背影虽然模糊,美好的回忆却非常清晰,一直留在我的心底。

  熟门熟路到了游客中心,请人家给我介绍今晚的住处。工作人员斩钉截铁的介绍了一家朝圣旅馆,我指着地图上另外的几个旅馆标记问其它几家怎么样,人家说最好的就是这家。听人劝吃饱饭,推着车到了地方一看,哈,原来离我进镇看见的第一个教堂很近,离贝壳教堂也不远。一位严肃的大叔在前台,先查验朝圣护照,给我盖了旅馆的朝圣章,再登记我的护照办理入住,住宿费7欧元,VIANA镇上那家是10元。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膝盖伤了,才这么早来入住。大叔嗯了一声,从前台出来,帮我把车推到一楼过厅。宿舍在二楼和三楼,所有人不能穿鞋上楼,必须把脏兮兮的徒步鞋脱在一楼。我刚脱了一只鞋,大叔严肃的叫我过去单车那里。我一脚鞋一脚光的瘸着过去,以为有什么问题。大叔一指单车示意我骑上去。大叔我住店,今天不骑了。不行,必须骑上去,大叔很坚决。只好骑坐上去,可是原地定车咱也不会啊。大叔帮我扶着车,让我坐正在车上,把右边的脚蹬踩到底。我一下明白过来,大叔看我腿伤了,是要检查我的车座高度是否合适。我穿了宽大的冲锋裤,从外边看不出右腿是否在脚蹬最低处蹬直了。大叔一手扶着车另一只手摸着我的膝盖,看膝盖是否过度弯曲。大叔像个摸骨大师一样,摸完了冲我示意,车座高度没问题,你可以下来了。当然没问题了,我腿伤以后和狼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调过车座高度了,刚才坐在车上一劲儿给大叔解释这一点,可惜没说明白,只好还是走一遍大叔的流程。大叔酷酷的回到前台,我回去继续脱另一只鞋。

  毯子的英文是“Blanket 。我们三人组骑车上路第一天住5元店的时候,那5元朝圣旅馆床上没有毯子,我腿伤太累不想动,和嘉华说就问前台要Carpet,或者告诉前台我们没有睡袋sleeping bag,需要个睡袋那样的盖的。反正一会嘉华就抱着三条毯子回来了。今天我才反应过来CARPET是地毯,盖地板不是盖人的。盖人的是Blanket。

  我上楼简单收拾了一下,发现7元店也没有毯子。跑到前台找酷大叔要毯子,carpet,sleeping bag说得大叔都糊涂了的时候,旁边一位刚到等待办理入住的朝圣者听明白了,帮我解释我想要Blanket。我这才明白我刚刚一直在要地毯。大叔回了我一段话,这回轮到我糊涂了。没办法,大叔派了另一位工作人员带我上楼,在楼上一通乱转,突然看见一堆毯子在开放式柜子里放着,我一指就是它。一个人恍然大悟原来你在找它,一个人欢天喜地我要的就是它。

  传统的朝圣旅馆,一般房价在10欧元左右,如果是教会直接运营或者资助的价格会更便宜,低到5元或者7元。这样的朝圣旅馆有很大几率不提供被子,或者即便提供,也是放在公用区域自取,不会每天清洗。爱干净的朝圣者,如果住朝圣旅馆最好是自带清洁睡袋。当然如果住贵价的普通旅馆,几十或者上百欧元房费的那种,就和平常标准旅馆一样,条件就很好了,不用考虑自带睡袋。

  旅馆的后门直通放单车的过厅,是个单向门,外面打不开,只能从里面推开。第二天我就是从这个门推车出来上路。

  打听好圣玛丽亚大教堂晚上7:30还会再开门。中午大教堂也开了门,那时候忙着去修车,没进去。

  LOGRONO挺大的,得算是个小城了。先回到入城的河边好好走了走。河边有个图书馆还是儿童活动中心一样的建筑,旁边露天有些好玩的科学实验装置,和咱们少年宫或者科技馆的那些演示装置类似。

  转回到大教堂旁边的大街上,步行街那边修车的时候急匆匆走过了,而且不过是些游客商店罢了。我沿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下去。远远的看见一个广场上正有个活动,有舞台还有足球门,好多孩子们在那里。等我一步一步挪过去,大孩子和成年人扛着足球门,小孩子们已经集队有序离开了。我跟着孩子们的尾巴,原来是市政广场。继续跟着走,哈哈,原来学校就在旁边,活动结束老师带着学生们回了学校。家长们来接孩子们放学回家。迎面走过来的小孩子们,个个腮帮子鼓鼓的,几乎每人都在吃着爸爸妈妈带过来的好吃的。学校操场上还有更多的孩子,舍不得走还是怎样,家长们在一旁聊天等待。

  晚上去了大教堂,熟门熟路的在里面左看右看。在主坛对面教堂后部有一个玻璃门隔起来的地方,玻璃门前面有个告示牌,似乎写的不得擅入保持安静。里面没有人,有了前一天在VIANA圣玛丽亚大教堂的经验,感觉这里像是礼拜堂。在主坛旁边找到了办公室,上前去大着胆子敲开了门,主教正在里面,帮我在朝圣护照上盖了章。我出来以后在外面等着,一会儿果然主教从办公室往礼拜堂走过去,我也跟着进了礼拜堂,主教和一个胖嬷嬷一起主持了弥撒,这次我大概能跟上节奏了。弥撒过程中,有个圣祭仪式,主教会拿出一个圣杯喝一点葡萄酒。弥撒结束,我问过胖嬷嬷,照了一张相留作纪念。

  出了礼拜堂,看着主教走向办公室的背影,虽然知道章也盖了,弥撒也结束了,该回旅馆休息准备第二天上路。可是就像下午学校里的那些孩子们一样,有些舍不得走,还想再去和主教求个合影。

  正这么傻站着,主教换好平常的衣服走过来了。穿着便装夹克的主教就像邻家大爷一样,也不知怎么,我和主教就拥抱在一起。主教说着鼓励和祝福的话,我也喃喃自语着。拥抱过后我俩面对面站着,主教一手握住我的胳膊,一手轻轻的抚摸我的额头,好像要熨平我额头的皱纹一样。忍不住又和主教拥抱起来。哈,我闻到一股酒味,原来刚刚圣祭仪式上,主教喝的是真的葡萄酒,我还以为只是做个样子。

  以时间换空间行动开始。特意不上闹钟,免得吵着别人,什么时候醒就什么时候起,不能像前一天那样赖床了。昨天已经买好干粮巧克力面包和法棍,手机充好了电,路书准备好,在公共厨房简单吃点当作早餐。

  在夜色笼罩的城市里沿着路标再次走过了游客中心,单车店,奋力寻找着朝圣路标,尽快出城。路书上也说要特别留意,出城的路有点绕,小心走错了。

  天慢慢亮起来了,我走出了城市的街道,进入市郊的公路,可是却开始找不到朝圣的贝壳路标。路上看不见人,车也没有一辆。闷头走了一段,远远的看见一个加油站,急忙赶过去问路。好心的加油站职员带着我走了一段,告诉我大卡车停放区后面的涵洞,穿过去如何如何一走就是正路了。如何如何一走这段毫无悬念的没有听懂,没关系,过去再找路标,总能找到的,我心里想着,谢了加油站职员,穿过了涵洞。

  没走多远,就又是一个转盘,西班牙的转盘真多。没找到朝圣路标,仔细研究了一下路牌,似乎一个方向是去高尔夫球场,朝圣路大概不会走进高尔夫吧,那么就走另一条路。

  往回一看,太阳正在远处冉冉升起。朝圣路的大方向是往西,即便没找到朝圣路标,不是走在朝圣主路上,大方向也错不到哪去。也可能是我舍不得离开呢,所以在这里兜来兜去。

  走着走着,走到一个像大学学院或者研究所一样的地方,还是找不到朝圣路标,似乎又迷路了。在群里发了照片,试试看是否有懂西班牙文的兄弟能猜出这路牌的意思,也没有回应。

  各位大概发现了,大部分时间都没问题,但是偶尔我还是会迷路那么几次,按说开导航多简单省事啊。

  这么说吧,不论是日本四国遍路还是西班牙CAMINO,我自己走的时候,从不开导航。一路追赶在与大队会合前的最后一天路程我用了导航算是破天荒了。我不会讲日语和西班牙语,都是靠英语交流问路。偏偏四国是日本乡下地方,当地人别说英语,连日语都可能不是标准日语,西班牙人的英语也不怎么样。

  那我还不开导航,原因有三:第一,以前的朝圣者条件要艰苦得多,导航更是不可能。咱现在走的时候路况已经好的太多,并不是户外探险的那种,基本是郊游性质的徒步或者单车,装备也有天翻地覆的不同。沿路有不少朝圣路标,认个路就别再依赖导航了,多少也象个朝圣者一样去走。第二呢,找路问路也是一种乐趣,是和朝圣路以及路上的人们建立连接的一种方式。我舍不得放弃这种乐趣。第三呢,有科学研究表明,当人们使用导航的时候,大脑进入的是机械的单线式响应状态,很傻的。自己找路的时候,大脑内部在积极的建立整体的地图规划,是一种复杂的高级脑力活动。更别说还有找不到路的沮丧,在部分信息条件下勇敢做出判断,准备承担后果的那种忐忑,走错路的懊恼,找到路的喜悦,如此等等的情绪变化,内心活动丰富极了。开导航可不容易有情绪,更像个木头人。

  当然如果是大队集体行动,还是开导航靠谱点。不然一群人不认路来回溜,很容易溜垮了。

  硬着头皮推车上坡到前方一排房子那里,想着可以遇见人问问路。很安静,路上没人,正琢磨着是否进楼找找人,一位男士匆匆走出来。急忙迎上去,可惜这回不论是英语还是我举着贝壳示意,男士始终不明白我的意思,一边做着抱歉的手势,一边快速的离开了。正不知如何是好彷徨四顾的时候,旁边二楼的窗户推开了。一位女士探出身来,打着手势冲我说,她听到我刚刚和男士的对话,知道我在找朝圣路。惭愧我刚才有些着急,声音大了些,吵着别人了。女士告诉我转身往回走,第一个路口右转下坡,一直沿路走就能回到朝圣主路。女士不但为我指路,也很大方,允许我给她照相,真是一位优雅的女士。

  没骑多远就看见路标,也看见了徒步朝圣者。这段路是单车徒步共用路,差不多就是石子土路。

  好消息是找到路和左腿彻底没事儿了,虽然还有点疼,但都不入流,排不上级别,完全不影响徒步和骑车。坏消息是右腿很混蛋,走路推车都吃不上劲,刚才一软差点跪下去。这时候就怀念平均分配大锅饭,现在左腿右腿贫富差距太大,先富要带动后富啊,我这么对着左腿说着。

  折腾一早上将近3小时,7点多钟终于到路书上说的N120大路了。走在前面的狼和还在国内后方的老林都千叮咛万嘱咐,一定沿着N120走,不要再走任何小路,这样一路就能走到里昂。

  狼在群里发了个88公里路标照片,好勒,跟着你的脚步,我来了。下一个大城市是BURGOS, 是以前西班牙的财政首都。我现在离BURGOS还有104公里。

  走着走着,没有了N120的路标,上了A12大路,看A12上的路标写着BURGOS起码知道方向没错,但又感觉怪怪的,大货柜很多,似乎是高速公路。

  这么走走骑骑,后面来了一辆警车,真的是误上高速了。警察叔叔严肃友好的教育我高速上不得行走坐卧骑单车。可怜我一紧张右腿又疼,只能推车,速度很慢,警察叔叔把警车的速度压到最低,开着双闪,慢慢的在后面护送着我下了高速,又回到了正确的道路上。

  刚刚明明是沿着N120怎么就走到了高速上,中间那段N120去哪了?真是土包子穿越了一回。

  离狼在群里发的88里程标,我还落后70公里多一点,这时候已经到了上午10:33分。

  走走骑骑,开始饿了,也有些累了,太阳正当头,又走了一个小时,11点多钟看见路边有个咖啡馆,忙不迭的进去吃午餐,充充电。

  餐馆里老年人居多。点餐还比较容易,所有的食物都摆在玻璃柜台里,指指点点即可。要了个煎蛋三明治,可乐,还有一种店员推荐的鱼,泡在橄榄油里。别说,还真挺好吃。

  吃饱喝足上了厕所,继续上路,下午快3点的时候经过一大片油菜花田。算算时间,国内差不多快到早晨8点。忍不住给亲爱的老婆大人打了个电话,把油菜花田的照片发给她看。

  在到达VIANA小镇之前,三人组最后集体行动那一天,我不是膝盖越来越疼,后来只能推车嘛,狼就挂上一档慢慢的骑在我身边陪着。现在回想,狼好像高速路上的警察叔叔一样打着双闪压着最低速度护送我。虽然那时候算上第一天翻山取单车,才是上路第三天,已经有很多惊喜和意外了。我俩一边走,一边聊天,有好多感触和体验忍不住和对方交流。我的腿伤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意外,我彻底体会到什么是力不从心,什么是强人所难。那时候我就和狼在商量分头行动的备份计划,毕竟狼是领队,必须按时赶到会合地点。和狼在一起,我放下了心结,由自己的腿伤想到了家人。我很要强,不愿意搭车,一定要骑车或者徒步,又想和大家伙一起按时会合,而且还有假期的限制。可是那天下午腿疼的最厉害,几乎摧垮我的信心。我由此想到自己平时对家人有时也很苛刻,总觉得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老婆儿子做不好,你看我不就很容易做到了吗,逼着他们按我的标准做事,对家人埋怨挑剔,觉得他们不争气,因此闹了好多不愉快。现在自己伤了,才体会到看人挑担不吃力。对健康的普通人,慢速骑车就不算个事。可是对膝盖剧痛的受伤人,那就是天大的挑战,而且还是你暂时无能为力只能苦笑面对无法应付的挑战,越怒着劲疼的越厉害越发不出力。我以前逼家人,就好像现在用普通健康人的标准来逼自己,逼死我自己也做不到啊。我可真够蠢的。我和狼感慨着,一激动,正好一阵大风吹过来,迷了我的眼睛。

  在油菜花田旁边把和狼感慨体会的东西讲给老婆听,顺便检个讨。老婆大人宽宏大量原谅了我,很关心我的伤势,我说没事,咱慢慢走,能走多远就多远。狼说的好,这条路一直都在,这次走不完还可以下次来接着走。

  打完电线点到了路书上说的一个重要的大镇Santo Domingo。这镇上有一个著名的大教堂,供奉了一个照顾朝圣者的普通人,因为照顾朝圣者而自己成了圣人。

  大教堂里面有个展览是关于这圣人的,迎面就是圣人的卡通,圣人脚旁有两只鸡。

  在这圣人的墓棺前坐了好一会。这圣人以照顾朝圣者闻名,我蒙他关照,现在右腿也好点了。

  教堂里正对着圣人墓棺,还有个和圣迹有关的公鸡房,就是二层亮灯的房间。里面有两只真的活鸡,还打鸣来着。教堂的彩页里有公鸡圣迹的介绍,这教堂也因此俗称公鸡教堂。

  “话说从前有一个三口之家踏上了圣地亚哥的朝圣之路。当地的一个客栈老板的女儿看上了这家的儿子,但当投怀送抱惨遭拒绝后便心生恶意,将客栈的钱袋悄悄塞进了年轻人的背囊。待第二天这个朝圣家庭上路后,那恶女子便报警了。完全蒙在鼓里的小伙子就这样被法官判了绞刑,任凭他怎么解释都为时已晚。伤心的父母不愿看到孩子在自己眼前受刑,便忍着悲痛继续踏上朝圣的征程。可是没走多远孩子的母亲忽然得到了神的感召:你的儿子虽然已被吊上绞架,但他是无辜的,他不会死。

  母亲于是不顾一切地赶回小镇,找到了正在吃着丰盛大餐的法官,央求他将儿子从绞架上放下。法官指着桌上已经做熟的两只鸡说,如果你的儿子还没死,这两只死鸡便会飞起来。不出所料,和所有的宗教故事一样,盘中的鸡跃然而起,瞬间长满羽毛,腾空而起,飞过目瞪口呆的法官。

  每隔一段时间,这里就会换一对鸡,而且神鸡将终身被供养,直到自然死亡,它们也算是命运之神眷顾的鸡。堪称公鸡中的幸运鸡。”

  在公鸡教堂里休息参拜,一晃就是2个小时。眼看着就6点了,孤身上路第一天车胎爆了,只走了6公里,今天得尽量多走点。虽然看地图镇上还有一些有趣的地方,也得准备赶路了。这样计划着,就折回身到村口的超市去买干粮。

  再回到镇里餐馆里吃了朝圣套餐晚饭。6点半继续上路。7点半的时候离BURGOS还有68公里,算下来今天也走了差不多将近60公里。好在基本是平路,又再骑了一会儿,体力有点跟不上了。在随后第一个经过的小村看见了一个朝圣旅馆,就住下了。第一天以时间换空间行动结束,起早并没有贪黑。下一站BURGOS。在朝圣路上的每一天都很快乐,天天都象过节一样。

  顺带打个广告,狼和鹭正在计划明年五一假期的朝圣路骑行,明年计划走葡萄牙之路,朝圣的文化是一样一样的。如果你看了我的法国之路流水账,对朝圣路有了感觉,想参加,报名的时候一定记得提我。这样你就算是我发展的下线,如果你以后还有机缘到佛山参加咏春特训班拜叶准师父学咏春,你就是我的师弟师妹了。